<form id="bzlrx"></form>

                        歡迎您進入中惠旅官方網站
                        惠旅商城

                        我參與·我體驗·我快樂

                        136-7735-3467
                        文章詳細頁Banner廣告
                        中惠旅景區 ZHONGHUILV SPOT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中惠旅全國免費熱線: 136-7735-3467
                        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湘府中路304號星城榮域綜合樓2棟C座10樓
                        首頁 > 托管案例 > 行業動態
                        騰訊、阿里同臺,五位大咖“碰撞”共議數字化重構目的地

                        12月1日,2020江蘇智慧文旅峰會暨“蘇心游”推廣活動在江蘇南京舉辦。本次峰會由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主辦,執惠集團、江蘇大運文化旅游發展有限公司、江蘇省數字文化和智慧旅游發展中心作為支持單位。本次峰會以“智慧文旅助力消費擴容提質”為主題,聚合了來自全國文化和旅游領域的知名專家學者、行業協會領導和頭部企業高管等,通過充分展示和深度研討文化和旅游領域智慧化、數字化發展的消費場景創新的新舉措、新模式和新成就,提升蘇心游品牌影響力,推動智慧文旅融合創新,促進文旅消費擴容提質,助力江蘇文旅高水平融合、高質量發展。


                        峰會論壇圓桌研討環節,聚集多位大咖,騰訊、支付寶、鳳凰數科、途牛,跨界巨頭、創新巨頭與傳統文旅巨頭,同臺“激烈”論道,共商一站式數字文旅平臺如何為城市數字文化旅游名片打造提供新落點、新空間,以及數字化將如何重構目的地。


                        以下為圓桌研討實錄

                        劉照慧:接下來就要進入圓桌研討《城市數字文化旅游名片打造》。作為本次峰會主題論壇以及圓桌研討環節的主持,由我來為大家介紹參與研討的四位嘉賓,分別是支付寶文旅總經理鄧一鳴,騰訊研究院副院長、騰訊文旅產業研究院院長舒展,鳳凰數字科技總裁王曉東、途牛旅游網副總裁王樹柏,有請四位嘉賓。


                        現在我們看到城市目的地,包括很多新型的文旅景點已經變得越來越“熱”,所以今天所有的研討是圍繞“城市數字文化旅游名片打造”。先請各位嘉賓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鄧一鳴:我是來自支付寶的,我在支付寶商家的數字化的事業群,負責整個文旅的板塊。


                        舒展:大家好,我是舒展,來自騰訊。這幾年我主要在做產業互聯網、數字文旅業務。今年,我來到騰訊研究院,從事產業互聯網的戰略研究,包括文旅產業、建筑地產行業的研究和規劃的工作。


                        王曉東:我是鳳凰數字科技的王曉東,我們是鳳凰衛視集團旗下的新興板塊,也是集團在數字技術蓬勃發展的大環境下,重點成立的一家圍繞“文化和科技”大主題,鏈接文博、藝術、教育等各個領域優秀資源,打造中華文化IP的一家公司。


                        王樹柏:我是來自途牛旅游網的王樹柏,途牛旅游網是成立有14年的一家在線互聯網企業。在OTA的旅游部分,我們從最早的內容企業到了平臺營銷,到了深耕產業鏈的自營的產品,一直一路走過來發展到今天。我們能夠為所有的用戶提供各類各樣的產品,從全國465個渠道出發給大家提供優質的旅游服務。



                        劉照慧:歡迎四位嘉賓,來自互聯網巨頭,在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上都有深耕的阿里騰訊;還有創新科技的鳳凰數字科技,在文旅產品上與科技融合帶來改變;途牛作為一個在線度假的OTA平臺有14年的發展,也是我們江蘇本土的企業。今天我們聊的話題,前面的幾位大咖和嘉賓已經分享提到了,對于文化和旅游的融合也好,產品的打造也好,提出了我們印象非常深的一個觀點:文化的產品是內容,旅游的產品是空間,時空上的融合可能要借助一個手段——通過科技的方式。那如何通過科技的方式?我設置了三個小問題。

                         

                        第一個問題涉及到如何從數字化的視角,去識別目的地的資源。我覺得文旅的開發有兩層關系,一個是空間關系上資源的識別,以及重組之后的利用。第二層關系就是通過時間的順序排列,讓這些資源和產品之間發生時空的微妙聯系,能夠解決我們度假需求的問題。所以,我們今天看到的旅游不簡單是觀光的、線性的,而是更多從生活方式體驗上思考文旅的變化。

                         

                        以前講城市目的地中最知名的資源場景是博物館,包括城市的遺跡、遺產,包括城市很多的文化積淀,包括自然資源、歷史資源,包括非遺資源的一些積累。這個資源的識別上,我們用數字科技并不能夠把所有的資源用起來,而是只能利用一部分,我想聽各位從您的理解角度去看,從資源的識別和資源判斷上如何尋找這樣的資源?

                         

                        第二個就是找到以后用什么方式打造?可能大家的思路和出發點不一樣,作為兩大平臺的阿里和騰訊來講,是用系統性構建;但對鳳凰科技來講,如何通過一張習以為常的文物古跡和一張字畫變成我們體驗的產品,方式方法上請你們做一些思考。

                         

                        第三點是有哪些難點還沒突破,這是我們關注的,來自江蘇省地市的領導都很關注。我們第一個問題是資源識別的問題,數字化的視角,我們先從鄧總開始。



                        鄧一鳴:我覺得今年疫情的來臨把整個文旅產業的數字化推到了一個非常高的高度,這個其實也是行業非常重要的一個機會。整個文旅產業分為行前、行中、行后,原來大家做的更多集中在行前,消費者找目的地,而且內容是基于本身的IP的打造,今天大家通過線上數字化的手段推動整個行前、行中、行后全鏈路的數字化,比如通過提前的預定,讓每一個消費者在供需關系之間產生確定性,這個確定性的產生是一個消費者的數字化。


                        今天很多最終提供的是一個平臺,觸達消費者的入口,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提供場景化的觸達,在行前、行中、行后,通過一些手段如何來幫助大家全面觸達和服務消費者,每一筆支付結束是不是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場景化的消費開始,這個當中有大量的機會可以捕捉。整個數字化我們剛開始,場景的數字化也才剛開始。我認為這么多年整個的OTA平臺發展得非常之好,在這個過程中,滿足了大量在行前的消費者的需求,但是在這個過程中行中還有什么樣的機會,行后還有什么樣的機會,這個我認為是更多思考和把握的。


                        劉照慧:我覺得探討更多的還是消費互聯網的思維,這個存量依然有提升的空間,互聯網的滲透力可以很好地提高起來,這個部分在消費互聯網端還有挖掘的空間,我們的消費還是可以提升的,但更關注的是在這個存量交易之外,還有更大的增量,就是如何創造產品,數字化分了很多層。

                         

                        下一個問題我想問舒展總,您主導的是“一機游”,對云南方面四年深度的了解。今天我們的主題講擴容和提質,以前說你有什么產品我賣什么產品,就是OTA和傳統互聯網的消費,但是未來我們說不僅僅是有什么賣什么,還能創造什么,您用過去四年的經驗給大家做一個分享。


                        舒展:我覺得剛才的問題提得很好,其實也提到了可能像騰訊、阿里這樣的公司,它可能會有一個系統化的思考。你在一個領域深耕,很多時候是懷著敬畏的,第二個是未知的,第三個不知道這個路對不對。2016、2017年探索到現在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了,整個產業的思考和共鳴是非常重要的。


                        從我的角度講兩點。第一點就是我們怎么看這個問題,一句話叫人不能背叛自己,我們談這個問題的時候,首先要基于對這個行業的理解,我們所從事的工作、所擁有的資源和事業是什么樣的,這是一個方面。所以我們基于騰訊的一家互聯網公司平臺所提供的數字技術和數字的機會,我們來看這個行業。


                        第二個來講的話,像最近有一部電影電視劇叫《隱秘而偉大》,里面提到一句“你要忠于自己年輕時的夢想”,我們很多的夢想都是基于數字技術,怎么樣讓生活更美好,文化旅游這個產業也是一樣的。


                        基于這兩點延伸,我想重點分享的一個是如何用科技的技術數字化,讓城市的相關資源更多地識別。因為最早的時候,我在做傳播跟營銷的數字化。2013年,開始在騰訊做文旅這個領域,逐漸地發現當你在做傳播營銷的時候,很多政府的服務和旅游產品是跟不上的,轉向又去做政府的公共服務數字化。2015年,互聯網+大潮,我在騰訊做互聯網+,發現一定要落地到一定的區域和一定的產業去結合。


                        后來我們在很多的地方,國外的赫爾辛基市、國內大家最熟悉的云南,去做數字文旅的產業互聯網實踐。我們看到未來文旅產業發展兩個趨勢,一個趨勢是對于空間的改造和空間的理解,這里面既有像剛才提到的城市更新,從建筑、數字化到文創與設計、城市治理的綜合更新,另一方面就是鄉村旅游和城鄉結合的趨勢。


                        第三個就是關于我們大量的文化背景和資源怎么去玩轉它,根本點騰訊提出了新文創,我們在文化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是很有限,這里面核心是把這個層次的東西篩選出來數字化,國家也提出了大量的文化產業的數字化的戰略。


                        基于現在的整個技術的發展,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2020年開始,未來是一個全真互聯網時代,虛擬與現實世界完全融合的時代,會有更多的城市資源被精準識別成文旅資源,帶來新的機會和活力。


                        最后我們做了這么多年發現所有的一切的技術、所有的一切的數字化,最終還是要服務一個因素——就是人,一切以人居為本,去構建數字化的文旅產業。



                        劉照慧:謝謝舒博士,層次分得很清晰,剛才提到了一點是關于歷史文化,包括今天有一位嘉賓提到歷史文化的元素、要素。其實我們在談歷史文化時,大家忽略了一點,歷史的元素和文化不等于好的產品,更不等于好的商業模式。所以它中間需要某種方式打造,比如說歷史遺跡的很多東西,2018年文旅部的成立是國家行政管理條線的對口,并不等于產業方面真正的融合。所以未來真正的融合下,我們提到一個命題說歷史文化的東西和現代人的情感之間,怎么產生互動?清明上河圖里面的生活,能不能變成我們現代人可感可住的消費場景?王總您四五年的時間都在打造這個產品,如何從1.0到4.0打造這個產品?那么豐富的歷史文化,故宮有百萬級別的文物,南京博物館也是非常知名和優秀的博物館,也有非常厚重的歷史,厚重用什么方式去解讀,并且還能觸動我們年輕的90后、00后新的消費群體,王總我想聽聽您的建議和想法。


                        王曉東:實際上,鳳凰數字科技成立以來,一直在致力于將文化創意和數字科技相結合,來傳播中華文化,講好中國故事,這也是傳承鳳凰衛視的使命。隨著AR、大數據,包括人工智能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我們現在面臨的社會環境實際上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包括生活方式、計算機視覺、云計算、語音識別等等,實際上在中國已經是比較成熟的產業了。而數字技術的發展實際上改變著文旅項目的展現形式,沉浸感、體驗感、交互感、儀式感,這都是年輕人追求的方向。


                        我們也一直在利用科技做文旅融合的努力,“文化+科技+旅游”才能夠讓文旅更有趣、更有內涵,我們也想通過公司這五年的經歷,來給大家講述一下我們是如何打造文旅產品和文化IP的。


                        首先,我們與優秀的原始文化內容資源方合作,把文化資源打造成為數字化的文化資產與IP資產。舉個例字,比如說對現藏于故宮博物院的國寶級文物《清明上河圖》的數字化再開發?!肚迕魃虾訄D》原圖是一幅長卷,畫面細節很多,為文保要求,故宮只能每三到五年展一次,一次只能是兩周或者三周的時間,觀眾看到的機會很有限,而且有可能排隊排很多個小時才能短暫地看上一次,沒有辦法好好欣賞細節。在鳳凰衛視與故宮博物院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后,鳳凰數字科技通過三個階段的努力,用數字藝術轉譯了這幅原作,并打造成為可賦能于文旅行業的體驗產品。


                        第一,我們對這張圖的畫面內容進行詳細解,把所繪的814個人物、29艘船、眾多建筑進行數字化,通過三維、二維的方式,充分展現并延展這張圖背后的宋代歷史文化與美學價值,比如宋代的點茶、書畫、美食、服飾等等,進行數字化演繹,把文物轉換成為數字化的文化IP資產,形成《清明上河圖3.0》數字藝術IP,包含動態數字長卷、球幕影片等等。之后我們又用同樣的思路對另一幅傳世名作《千里江山圖》進行了研究與數字化演繹。


                        第二步,我們將這些數字化的IP進一步打造成為可應用于文旅行業的IP產品。比如我們將《清明上河圖3.0》開發成為巡展、主題館等多種形式的產品,這個主題館以沉浸式體驗的內容單元為主,觀眾進館后可以通過數字技術掃取面容,“穿越千年”進入《清明上河圖》畫中欣賞,來品味宋代文化;也可以戴上VR眼鏡跟李清照、蘇軾等宋代文人對詩、對詞,這種“數字科技+沉浸式”的體驗形式越發收到觀眾們的歡迎。


                        在動態數字長卷以外,我們還選取《清明上河圖》中汴河兩岸的建筑人文風光打造了可以讓觀眾“乘船”游河的《汴河碼頭》球幕影院,觀眾們坐在像船一樣的觀眾席上,隨影片中的鏡頭前行,欣賞汴河兩岸的風光,欣賞千年前的夜景。我們還提取長卷中最為繁華的一個段落,千年前的大酒樓——孫羊店長卷,進行“實景+數字化”呈現,讓觀眾可以坐在孫羊店里一邊喝著宋茶、品著宋點,看著舞臺上以全息影像展現的點茶、南音表演;也可以約上三五好友,到館內一起玩宋代主題的劇本。當《清明上河圖3.0》這一類數字藝術IP打造相對成熟后,我們會將其賦能文旅行業,比如我們剛剛簽約的合作項目,讓數字化《千里江山圖》與疊彩山景區相聯系,讓數字藝術IP賦能于疊彩山,讓景區和中國國寶書畫中所繪的山水文化充分鏈接,讓景區更有文化內涵和觀賞價值。


                        第三步,我們希望能做一件事,就是把我們所打造的文旅IP產品逐步形成IP的產業、IP的生態。比如說我們在跟故宮合作研發的“宮禧龍鳳呈祥”項目,從帝后大婚的故事展開,挖掘中國非常美的龍鳳元素、囍元素、囍文化等,通過再造和數字化提取,把宮囍龍鳳呈祥打造成為一個獨特的文旅IP,如集合了數字藝術內容的宮禧龍鳳呈祥主題館,讓觀眾在觀賞過程中“參加”帝后的一場婚禮;此外,我們還設計了宮囍生活館,把中華傳統文化中關于“囍”的美學元素融在里面,打造了宮囍囍茶、宮囍咖啡、宮囍攝影等業態,把文化體驗空間和社交生活方式相融合,又進一步打造了宮囍婚禮堂、宮囍夜游、宮囍酒店等整體的文旅體驗業態,這樣我們就可以用這個IP來帶動其下的系列產品模塊,賦能文旅特色小鎮、文旅景區。


                        這也是我們通過這幾年對文化的深度挖掘,提取優質內容元素并研發成為數字文旅IP,打造成可賦能文旅行業的體驗產品,再從產品升級成可深入鏈接和融合文旅整體生態的一些嘗試。



                        劉照慧:從元素到產品到生態,從古到今的鏈接,從文化的元素和文旅空間之間的結合,我們很期待最終能夠形成一個生態,因為我們看到全球前十名的國際IP中,中國一個都沒有。我們特別期望中國的IP能夠走向全世界,能夠打造出更強的、輸入我們文化符號的東西。但是這些都要把它變得更加生活化、場景化,最后賦能于產業,文旅融合不是一句空話,而是要真的扎扎實實從產品做起。大平臺不是意味著流量的龐大,產品的打造最后還要到我們的消費互聯網,途牛在國內非常值得尊重,一直在探索,其實對于OTA大部分來講是標品和流量之間的握手,但是途牛恰恰做了半標品和流量之間的融合,所以更艱難也更不容易,所以王總我想聽聽您的一些看法,兩個標品、一個半標,未來有沒有更多的新空間,和我們城市的新供給結合起來,組合成我們更加便利的新的度假產品?


                        王樹柏:主持人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那我就從主持人的思路來講一下產品的變化。實際上,前面有人問如何用數字化去尋找更多的城市的旅游資源,我們按照這個脈絡尋求有兩點能做,第一個是以內容為支點,第二個以空間為引導去發展旅游產品。


                        什么叫以內容為支點呢?就是通過我們自身的數據可以提煉出近期消費者、旅游愛好者對哪一類文化類的東西關心、感興趣,比如他對美食感興趣,我們可能就會根據當地的美食相關的內容,挖掘他在這方面的一些資源,把他挖掘到更深、更透。比如跟廣西梧州的合作,我們發現廣東的很多人去到廣西的時候要去吃他的早茶,因為他的早茶有600年的歷史,口味沒有變過,不像很多地方的美食都是外地人去做當地的美食,外地人不知道當地美食原汁原味是什么。所以說很多游客沒有吃到真正的口味,但是梧州這個地方保證了600年口味沒變,為什么沒變呢?當地有很多老的消費者一直就到那去吃,餐飲協會也去監督,如果味道發生了變化,他會讓企業去調整,所以他一直是保持老的味道。


                        所以很多人就愿意去吃他的早茶,我們發現了這個就去跟當地的旅游部門、相關部門、餐飲部門溝通,把美食早茶這塊挖掘出來,讓它一直能夠延續。而且在它的餐飲店,一半以上是本地人來吃,還有一半是游客來吃,外地人和本地人融合在一起,用這種方法去尋找出來的資源,城市文化的資源它是有生命力的,是能夠延續下去的。有一些資源可能也是能夠給你帶來銷售,能夠給你帶來流量,能夠給你變現,但是它有些時候都是曇花一現的,但我們這個能夠把文旅融合,我認為它能夠長期地堅持下去。所以說我們從產品的維度,以內容為支點,去尋找更多的支點。


                        我們最近也在尋找一些跟酒文化有關的一些脈絡和線索,現在有很多人也對中國酒比較感興趣,特別是白酒,中國的文化。白酒文化是中國文化的根基,白酒的文化比中國的歷史還長,所以很多人關注中國的白酒,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尋找哪些是正宗的白酒、全國有多少類似的白酒,全國的白酒都潛藏在哪些城市,哪些城市能夠讓我們消費者喝到真正貨真價實的、對身體有益處的酒,我們按照這個脈絡去尋找這樣的產品,之后把它植入到我們產品線當中,這樣能把文化的內容和旅游的產品結合在一起,因為旅游實際上就是一個空間的概念,我把你帶到這個地方,真正還是要看當地原汁原味的文化。


                        實際上新興的業態隨著今年疫情的爆發,新的業態會產生一些新的變化?,F在有很多旅游者到了一個城市以后,他可能以酒店為出發點,以前是以城市為出發點?,F在到了以酒店為出發點,降維打擊以后酒店成為了一個突破口,所以我們在有些酒店前臺設置了一些問卷、設置了一些調查,這樣能夠搜集到最新的一些資訊,通過數據再賦能到產品當中去。剛才恐龍園介紹了他們有微旅游等等非常好的內容,我們也會用這種內容作為我們吸引消費者的流量入口。實際2017年的時候我們網站上已經用了很多數字化的方式,我們的機器人、視頻、語音講解、語音保留都是數字化的產物,我們可以把各個景區、各個城市非常好的現成的一些內容植入到這里面,來讓我們現有的客戶能在想看這些內容的時候來看,同時他們這些好的內容也是給我們數字化營銷、數字化去找尋客戶,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好的武器?,F在我們數字化時代可以去大海撈針,可以去刻舟求劍,那么我們用什么樣的方法大海撈針、刻舟求劍?用我們恐龍園這種內容,像其他一些景區的優質內容來去進一步推動,這樣我們把數字化在尋找資源和我們為用戶提供更好資源雙向的結合上做到我們能做的點。



                        劉照慧:謝謝王總,其實大家聽得出來哪怕是消費互聯網,也在去挖掘新的內容和新的動機,還有找到我們供應鏈和消費端之間更加精準匹配的好產品、好內容。當然最后能不能成為一個更加有產業化的一個生態,可能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


                        我們最后一個問題是涉及到大家講一個最難的點,我覺得各位實踐都不一樣,在產業互聯網也好,消費互聯網也好,構建生態也好,或者是打造科技文化的產品也好,您覺得最難的一個點是什么?怎么解決?我們還是從鄧總開始吧。


                        鄧一鳴:我覺得今天從技術的角度來講,從流量的角度來講,甚至于從原來的產品角度來講其實都不缺。因為這個行業最大的問題就是很難標準化,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缺沈總這樣的運營商。我覺得這是這個產業最需要的,把這件事情怎么做好,是呼吁更多的人加入到這里面來做,才能真正把這幾方連接到一起。


                        劉照慧:最缺的是運營商,整個生態基礎設施都已經具備了。我最近看拼多多的模式,拼多多是在互聯網、電商,包括各個社交生態如此發達的情況下,為什么能在短短的幾年內崛起一個巨頭,是因為順豐、中通、菜鳥、京東構建了物流體系。第二,騰訊、微信,包括微博構建了龐大的社交體系。第三,阿里的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提供了非常完善的移動支付生態。最后一個還有電商這么多年的發展完善了整個供應鏈,在這個基礎上用各家之長誕生一個巨頭拼多多,可以看到這個商業模式的創新是把原有的要素做了組合,出現了一種新的物種,舒總請您再就這個話題做一些您切身實踐的分享。


                        舒展:這個我跟鄧總的觀點是一樣的,其實現在我們發現好多產品、好多技術,甚至連資本,包括好多內容也都是不缺的,但是難就難在兩點,一點就是你剛才提到的這個問題大家都得思考,為什么這個領域缺乏千億級以上的,甚至是萬億級的龍頭,全是隨碎片化的,這是這個行業非常大的痛點。你到我們這里來看就是缺優質的可以深耕的運營商,這種運營商是非常難,它對人才的需求、扎根的需求極其高,核心觀點跟鄧總的觀點是一樣的。


                        劉照慧:好,大家慢慢去形成共識。那我們請王總就這個話題再做一些闡述。


                        王曉東:實際上我也很認可缺運營,因為好的內容要運營,但是我覺得在我們主要打造內容的層面上,創意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因為文旅融合,文化是內容,我們說科技是手段,旅游是平臺,最佳的創意,如何用這個創意來能夠鏈接年輕人、鏈接我們希望的這些,把文化、旅游,把科技能夠真正地鏈接起來,好的頂層的創意是非常重要的。


                        劉照慧:好,王總,剛才說運營商,您剛才說特別像一個運營商。


                        王樹柏:實際上這里面去了解市場、了解真正的需求,也許是拼多多成功的另外一個思維考慮。因為物流、人流、資金流相對在座各位任何一個企業它都是公平的、都是平等的,那為什么拼多多它產生價值了呢?實際上它是發動了中國廣大的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城市廣大的人口市場,所以它抓住了這一個市場的脈絡。另外一個抓住了中國,實際上三四線城市的消費能力還是不足,盡管我們的消費升級,但是在那些地區它用了“拼”字,拼單就便宜,拼就便宜,它抓住了這兩點,所以它就成功了。


                        但是我的理解還是缺少策劃,如果你能夠有一個好的策劃,能夠把各種資源有機地整合在一起,你就能夠有一片新的天地,這叫整理、判斷、創新。今天我雖然講的是創新,但是前期的整理和判斷是更為重要的,如果沒有好的整理,沒有好的判斷,那你的創新往往有可能走向了偏離?;氐絼偛徘懊婺莻€話題,我們怎么樣去做這些東西呢?我們實際上也是運用了很多方法,同樣把內容和渠道去整合在一起,我們也借助了一些方法,比如說我們有直接移植法、有間接移植法、有捆綁連接法,今天嘉賓在上面拍照片講《海燕》故事的時候,實際上就是換了個背景,背景轉換等等的方法,我們要把這些方法能夠真正運用起來,把我們中國人的智慧運用起來,我相信未來很多事情都會有另外一片天地。


                        劉照慧:好,謝謝王總,其實提到的策劃我理解是生態和平臺的構建。


                        王樹柏:是的,我剛才講的策劃是一個廣義的策劃,實際上是四個具體的策劃。


                        劉照慧:上午的大咖提出了一個共同點,就是平臺和策劃,我們的平臺構建起來以后,我們才能夠在各個維度上連接大家的優勢、彌補大家不同的短板,剛才各位老師也提到,說各個企業之間不信任怎么聯動?首先我們大的互聯網平臺,包括我們今天簽約的各位(各家企業),能不能跟江蘇省文旅廳構建起一個產業生態出來,這件事不是一家能夠解決的,而是所有的大家應該齊心協力,當然能不能聚焦在我們的江蘇,聚焦在我們的“蘇心游”上,也是值得我們未來需要期待和共同奮斗的,我們執惠也愿意跟大家搭建這個平臺,能夠在目的地服務好我們的管理、服務好產業升級、服務好游客,最后抓住消費的趨勢,用科技的手段抓住我們的消費者,抓住我們5億人的消費的崛起和大休閑大度假的到來,我想是值得我們共同奮斗和努力的,今天時間的關系,我們聊到這里,幾位朋友跟大家可以再繼續深入交流,謝謝各位,謝謝大家的聆聽。

                        聯系我們
                        中惠旅全國免費熱線:136-7735-3467
                        聯系地址: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湘府中路304號星城榮域綜合樓2棟C座10樓
                        微信優惠購票

                        景區運營咨詢

                        136-7735-3467

                        TOP
                        會員登錄 還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使用其他帳號登錄:
                        午夜三级a三级三点在线看,台湾一级A片,国产精品毛片在线完整版的丶

                                <form id="bzlrx"></form>